馨月说财经:全球经济兴衰取决于资产泡沫周期-旅行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新闻 > 馨月说财经:全球经济兴衰取决于资产泡沫周期

馨月说财经:全球经济兴衰取决于资产泡沫周期

发布时间:2020-08-25 19:45    来源: 未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自20世纪90年始,全球经济总体上进入到了一个金融化加速的时代,全球金融化的大发展有其历史必然性,这是美欧等金融资本主义发展的内在要求,是全球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发展的需要,是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商品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金融体制、金融创新、货币信用、银行制度、国民储蓄量、收入分配结构与方式、国际战略等不断变化发展的产物,也是东西方经济再平衡的产物。

  而次贷危机与新冠危机无疑又进一步加速了全球金融化的脚步,两次危机中的QE政策令金融市场在国际经济中的话语权不断提升,也令全球经济增长与国际金融市场的安全息息相关,而从2008年的次贷危机至目前的新冠危机来看,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成为了挽救美欧经济的最重要倚仗,这使全球经济的兴衰越来越取决于资产泡沫所能维持的周期长度。

  次贷危机与新冠危机的共同特点是全球经济都遭受了不可抗的系统性风险,为了应对经济与金融困局,全球在发达国家的引领下大规模印钞,通过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救市,首先稳定金融市场,然后向经济全面传导,进而稳定与恢复经济发展。

  但是新冠危机与次贷危机也存在本质上的一些区别:1、次贷危机是经济问题,而新冠危机是卫生问题造成的经济灾难,比次贷问题更为复杂;2、次贷危机后发达经济体有资产去泡沫化的过程,社会成本有再调整的过程,这符合资本主义螺旋型发展规律,所以次贷危机之后发达经济体经历了数年的经济平稳期。而新冠危机中发达经济体因超规模纾困忽略了去泡沫与减成本的过程,令美欧资产泡沫继续扩张;3、次贷危机中全球有良好的合作机制,而新冠危机则因美国的单边主义,全球合作机制遭到破坏。

  次贷危机与新冠危机在经济上的根本不同点就是去泡沫化的过程。次贷危机爆发之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的上市公司大规模退市,金融衍生品泡沫也被挤破,房地产价格大跌,这导致社会成本下降,这就给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再增长与的长期走牛创造了前提条件。

  但是在新冠危机捅破发达国家的泡沫之后,鉴于全球竞争力的需要,畏惧于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追赶,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用超规模纾困来解决经济问题与金融问题,这就令美欧等资产挤泡沫的过程被省略,泡沫问题继续深化,所以才会有当前美股的高泡沫,才会有纳斯达克市场不断刷新历史新高,才会有苹果估值超2万亿美元,才会有全球性的房价大涨,美欧等一些经济体的房价先后创出历史高点,这令全球资产泡沫化程度也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量级。

  由于今年全球性的货币烂溢,美欧债市、、房地产的泡沫化程度都在不断刷新历史,债市规模更是在超速增长,与2008年相比都是在翻倍增长。历史性的债务规模超增长是很难带来全球经济长期平稳发展的,更何况加速攀升的资产泡沫会加剧金融市场的动荡,所以全球经济当前实质上已经被金融扩大化绑架了,全球经济的兴衰将由金融泡沫维持的周期所主导。

  今年的全球性货币超发,一方面反映了发达经济体的债务问题已经失控,另一方面说明发达经济体的央行货币政策也在逐渐失控,货币政策越来越难以向实体经济传导,且在不断疯狂滋养着一个吸血金融怪胎,这令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更加失衡,所以观察未来的国际经济问题看起来好像很复杂,但实际上却更简单,因为金融泡沫的持续周期就是美欧的经济周期。

  由于美欧的金融泡沫是在十年牛市后的再续过程,这实际上就是经济的催命符。大类资产与不动产的定价,正为超低利率与美联储及欧日央行的入市干预而彻底扭曲,以至于资产泡沫具有不可抗的趋势,这显然会撕裂美欧的金融市场。

  金融高速扩大化要求美欧在未来应对金融危机时,其央行的货币政策必然是几何级量的增长,才能支撑金融黑洞,但是这样无序印钞只会带来信用货币的灾难,所以我对未来全球经济的长期趋势判断是悲观的,金融泡沫与信用货币之间的矛盾处于有史以来最矛盾的周期,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爆发金融危机是大概率事件。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泰国试管婴儿 |保研人论坛 |恩施网

Power by DedeCms | 任何建议和意见E-mail: 电话:

主办单位:旅行门户网、旅行门户网日报社、旅行门户网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备案号: